theend

Cookies With Butter

沙雕文
基本没觉醒什么戏份的我流觉偷(可能都不算…)

shifty顺着锈迹斑斑的消防梯爬上街角糕点店的天台。墙缝里长着一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宽叶植物,在夏日无孔不入的阳光里投下一簇小小的黑影。他把玩着手上的长勾,在阳光中闻到了黄油馥郁的气息。还有五分钟曲奇出锅。shifty期待地靠近通风口,在扇叶转动的间隙中看到了一个个等着装上曲奇的袋子。今天的饼干仍旧放在通风口下面,他高兴地想, 简单易取。

还有五分钟。shifty压低了帽檐靠在天台边缘等待他的甜点。光线实在过于明朗,他俯视着街上每一丝声波的颤动,每一个粒子相互之间的碰撞,每一处在阳光下反射出迷人光泽的细节。花店员工拿着喷雾器向店门的一排栀子花撒上一层细沙似的水雾,一只有长长尾翼的黑羽白翎的鸟舒展它的翅膀,在空气中旋转留下一道并不存在的划痕,黄色的维修车上坐着一个断手的修理工驶向某台等着他那双巧手的机器。明亮而明亮。

Great every day is Monday.

shifty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转身蹲在通风口旁卸下了那个缓缓转动的扇叶。他按了按帽子,用长钩挑起一袋饼干夸耀般的左右摇晃。恍惚间shifty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洞察世界又来去无踪——他心里清楚他只是个饿到来偷饼干的穷贼,但他仍忍不住这么认为——这或许是大脑为了增加自己幸福感的某种自我保护机制吧。shifty固执地认为他的想法正确无误,街上在他掌控中的一切都可以证明他的全能伟大。哦,你看今天那个在游乐园售票的退伍军人并没有在他等待饼干的五分钟里到街角的便利店买烟,这只能说明这个严于律己、待人和善的家伙要么被重感冒击倒苟延残喘要么就是被意外事件袭击肠子流露一地。多么聪明的判断,shifty露出一个微笑,自信地自嘲着。

他把扇叶装回通风口,拿上他可爱的甜点小曲奇。他毫不吝啬地用铺满整个天台的阳光黄油酱沾满曲奇,又用它包裹自己。街景搭黄油配黄油曲奇总比单独的曲奇好,被阳光晒化脑子的神偷shifty先生并没有撤离他的犯罪现场。他啃着饼干看着街上无聊的日常。一个瞎子开着车奔驰,一个柠檬水小摊血迹斑斑,一个穿着军装的人被酒鬼骚扰。看来flippy坚强地从病床上爬起来并把肠子塞回去了,shifty颇有兴致地看着这场闹剧,对flippy这样的社会三好青年会如何解决这类问题感到好奇——shifty渴望理解正人君子的思路。酒鬼粗鲁地喊着什么,伸手揪向了绿发人的领子,然后他的手以一种诡异的弧度弯了回去,一大滩血溅上柠檬水小摊。flaky绝对想不到她无害的绿色眼睛男友在刚刚掰断了一个人的手并顺便捅烂了他的肚子。

shifty突然有一种优越感。虽然他是一个处处招人嫌的小偷,但至少他承认并面对自己的苟且,还难能可贵的将其发扬光大,而flippy则用光鲜亮丽的皮和假象紧紧包裹他那颗沸腾着鲜血的心。多么鲜明的对比,勇敢与怯懦,坦荡与肮脏,光与暗。过量的愉悦使人归为本真,而落井下石和戳人软肋恰恰是狡诈的含义。

黄油充斥脑壳在阳光的烘烤下膨胀发酵,shifty迫不及待地想看到flippy真面目被人揭穿后的面孔。他高高地举起手中的饼干,瞄准那沾染血色的绿发。

“嘿。”

饼干砸下后的短暂瞬间,shifty看到了一双金色的眼眸,盖过盛大的日光。